2019中国电影大事记
时间:2020-01-07 14:31:00 来源:电影情报处  

2019年,是中国电影欣喜与忧虑并存的一年。

在这一年中,有太多不确定的事发生:

票房增速放缓、观影人次渐退、热门档期表现欠佳,造成了今年上半年低迷的景象;

好莱坞进口电影遇冷,使得市场对于好莱坞商业大片不再盲目迷恋;

频繁的撤档成为整个市场挥之不去的阴霾......

然而,这一年中国电影也孕育了许多惊喜与新生力量。

2019年,中国电影在消化泡沫的同时迎来了产业升级与类型创新,国产电影品质提升、新兴题材收获观众认可、新人导演人才辈出、创意营销玩法层出不穷......

这一年,中国观众也告别了单一的审美趣味和评价标准,开始拥抱多元化的市场。

2019 ,中国电影虽有遗憾,却未来可期。


2019电影市场:

票房增速放缓、进口片失势、去档期化


中国电影市场用606亿票房送走了2018年,却在2019年开局不利。

2019年元旦档,总计票房10.01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跌了21%。改编自意大利电影《完美陌生人》的国产喜剧《来电狂响》成为元旦档票房最高的电影。

随后,被寄予厚望的春节档开启了"群雄逐鹿"的征程,《流浪地球》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《飞驰人生》三部影片撑起了头部格局,其中《流浪地球》揽下春节档票房冠军的位置。


今年春节档以微弱的优势胜于去年,但也出现诸多问题,如盗版横行、部分影院抬高票价等因素。除此之外,娱乐内容的多元化崛起也让电影市场面临更严峻的挑战,今年春节档观影人数比去年下滑10.3%。

6月30日,2019年上半年宣告结束,全国电影总票房为311.7亿元,无论是总票房还是观影人次均出现了负增长,上半年共有6部影片票房超过10亿,其中国产片有3部且均为春节档电影。整个上半年票房增速乏力,靠单片"解渴"的情况时有发生,形成"众星捧月"的格局。

进入下半年后,业内将希望寄托在暑期档这个时间跨度最长、容量最大的档期上。尽管好莱坞多个IP续集如《哥斯拉2:怪兽之王》《X战警:黑凤凰》《黑衣人:全球通缉》《蜘蛛侠:英雄远征》《狮子王》《玩具总动员4》相继上映,但市场表现普遍不尽如人意,直到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出现强势助燃了大盘,单片拔高了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天花板。

高潮时刻是在今年的国庆档。今年是建国70周年,国庆档三部献礼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攀登者》《中国机长》聚焦了太多关注,也让今年国庆档票房突破了40亿,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31%,创下历年票房新高。

随着年末到来,目前贺岁档总票房为42.75亿,与去年的49.26亿还有一些差距。

2019年,电影市场正在"去档期化"。一些影片虽然没有将上映时间安排在热门档期,却同样取得了很好的成绩,比如《复仇者联盟4:终局之战》、《烈火英雄》、《少年的你》等,票房均突破了10亿大关,而另一些国产片押宝热门档期,反而让自身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。

除此之外,今年的电影市场爆款产生变得更加难料,以往在市场上一往无前的题材在今年似乎集体哑火,受到市场优待的反而是那些出人预料的新类型。


2019"新"信号:

新类型、新导演、新审美


2019,新生命力正在诞生。

今年的电影市场,科幻与动画作为新兴力量开始崛起,"科幻电影元年"与"国漫崛起"成为2019年的高频词汇。

作为中国第一部"硬核"科幻电影,《流浪地球》来得虽晚,却重新让中国观众拾回对于国产科幻的信心。好莱坞科幻电影的浪潮早已汹涌多年,而国产科幻在中国电影史上却一直处于弱势。《流浪地球》的出现,不仅为国内科幻电影类型化创作开辟了一条全新的出路,也为世界对科幻电影的大银幕幻想贡献了中国智慧。


今年另一个备受瞩目的类型是国产动画。2015年,《大圣归来》为国漫市场贡献了惊鸿一瞥,但之后出现的《大鱼海棠》《大护法》《风语咒》等动画,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头部位置,始终被好莱坞动画和日本动画占据。

而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(以下简称:《哪吒》)破50亿票房的巨大成功,意味着大众对国产动画的偏见正在解离。国漫突破了类型瓶颈,吸引了相当大的一部分观影群体。中国动画电影在经历了漫长的蛰伏后,如竹子般拔节而起,迎来了阶段性的成长。

目前来说,"国漫崛起"仍是个美好畅想,但《哪吒》不啻为一个激动人心的信号:未来将会有更多的资本主动拥抱国产动画电影。


《流浪地球》导演郭帆,《哪吒》的导演饺子都属于新生代导演,而今年市场上涌现的新导演生长势力尤其强悍:

《过春天》导演白雪、《最好的我们》导演章笛沙、《受益人》导演申奥、《误杀》导演柯汶利、《被光抓走的人》导演董润年等人,用自己对电影的执着,为市场带来了新鲜的表达。

新锐创作群体正在崛起,他们对于电影故事、美学、技术、观众的理解更具有时代性,中国电影人的换代,正快速到来。


2019创新营销:

定制短片、直播卖票


营销破圈,也是2019年电影市场的一个关键词。 1月17日,营销短片《啥是佩奇》在朋友圈刷屏,几乎所有人都记住了那个用鼓风机制造的"硬核朋克"佩奇。随着短片热度的飙升,也让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未映先火,这支完全由素人演员参演的短片也成为了2019年首个现象级营销案例。


《啥是佩奇》能被"病毒式"传播,背后自然带有"情绪营销"的成分。《啥是佩奇》将发布时间选在返乡高峰的春节前夕,用一则蕴含乡土气息与亲情况味的暖心故事,引发了广大漂泊群体的集体共情。

直播卖票,成为今年下半年新兴的宣发手段。

11月5日,演员大鹏、柳岩做客薇娅直播间,首次为电影《受益人》直播卖票,以6秒卖出11万张的战绩,轰动行业。



由于转化率非常直接,直播卖票几乎成为今年下半年"必备"的宣发手段。《受益人》之后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、《吹哨人》、《只有芸知道》、《误杀》等纷纷开启了"线上路演"。

虽然今年诸如淘宝等平台有推出购物津贴等活动,给予了购票一定的优惠,但无一例外没有直播的曝光率那么高,超人气主播的影响力叠加明星的效应,将"直播营销"辐射到更广阔的的下沉市场。



2019"撤档元年":

撤档改档成常态,普通观众累感不爱


2019,撤档事件成为行业挥之不去的阴霾。

今年年初,影片《少年的你》与《一秒钟》的退赛消息最先从柏林电影节现场传来;随后,网曝导演娄烨新作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也将因不可抗力因素撤档,片方回应"尽全力"三个字也给了行业无限猜测,不过有惊无险,《风中有多雨做的云》最终还是如期上映了。

步入暑期档之后,撤档事件发生地更为频繁,《少年的你》、《八佰》、《小小的愿望》相继紧急撤档。后《少年的你》与《小小的愿望》通过剪辑等补救手段再度上映,而《八佰》则成了年度悬案。


由于档期被打乱,连带不少影片紧急改档,空降档期的情况也时有发生,暑期档内一度"混乱",片方和创作者承受极大压力,影院和观众也惶惶不安。不过,对于那些在2019无缘相见的电影,我们仍然抱着能在大银幕相见的期待,等候它们的归来。


结语


2019年,中国电影的确面临着各种不确定性的考验,但它仍然在人们的担忧与期望中稳步前进。


接下来的路,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呵护与保驾护航,希望已经过去的2019年,会让中国电影的未来更加清晰,前景更加明朗。